發佈於

粵語有助認識古代文化

意彩官方登录:曹鴻輝

粵語歷史源遠流長,早已是已知的事實,都已視為常識,一般人不再多談。不過研究三代文化,面對簡潔行文,初時像是墮入五里迷霧中,卻有幸靈光閃出。筆者是地道的廣東人,察覺有些古文字表達方式或字義,竟有些像粵語,於是便從這方向出發,詳加觀察和分析,前路亦逐漸明朗。現在此略說一些梗概。

一)單字詞

自五四運動後,書面語逐漸普遍採用語體文,但一些傳統文化卻逐漸流失。語體文很多時習慣用雙字組合詞或多字組合詞來表達一個意念,發展下來,組合詞中的單字原意會漸漸埋沒,行文上亦會失去文字的組合自由。

中文古字創制,是一字一基本原意,再在不同情況的用法上,衍生出第二第三甚至第四層衍生意思。譬如『道德』一詞,現已習慣作組合詞用,作為行為規範的意思。事實上,『道』與『德』本是兩個獨立概念。『道』的最基本原意,是人意識所總結出的自然存在方式,而『德』是人從這自然存在方式中,領略出有利於生存的知識。歷史發展,『道』與『德』再衍生出養生、人際、社會、政治、經濟等不同層次的衍生意思。

香港一直是語文分家,書面語採用語體文的同時,幸好口語仍沿用粵語,粵語正保留著這種單字詞文化,方便擺脫組合詞的約束,在閱讀古文時,思考便靈活多了。

二)四聲詞類用法

漢字有平上去入四聲,粵語更有陰陽,平仄分作九聲。四聲平仄是很重要的中國文化傳統,慶幸粵語把這種重要文化保存下來。現今中文字的北方發音,除沒有了入聲外,平上去聲在一些文字上已改變了,至於粵語,四聲平仄大致上仍依舊沒變。所以廣東人依傳統韻目及平仄格式寫詩填詞,來得得心應手,因為這本來就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但四聲的重要性,並非寫詩填詞,而是重要的一項文法內涵。口語是比文字更早的溝通工具。而人類互相之間溝通,表達一個完整意念,無論是哪一個民族文化,都是用一句完整句子來完成。英文或其他歐洲語言,具體整理出一套文法來,其實中文無論今文古文,同樣具有差不多一樣的文法,同樣有名詞、動詞、形容詞、代名詞、副詞,甚至主動被動詞,時態等,因為同一個意念,就應該會用同一個文法結構表達,不同民族只是用上不同文字形式表達而已。

中華民族在文字出現前的農業社會,生活已開始複雜,時人早已因為溝通而發展出一套語言來,只是在獨特的環境中,發展出一種一音一義的語言,在這基礎上,某一字所衍生出來的詞類轉變,便用四聲來表示。文字出現後,這種四聲轉化的文法法則仍然存在。而詞類四聲轉化,有些仍沿用同一文字,有些則會另創一字來表示。文字有文憲保存下來,而這套獨特的文法法則,文字上沒有附加標記,只用口語來保存。自清朝立國後,北方語系受到外來文化沖擊,這四聲轉化的文法法則已蕩然無存,只有其他語系的方言還保留著。這便是所謂文化痕跡了。粵語中,便發現很多這樣的字例,同一字的如下表1,不同字的如表2。

意彩官方登录用作名詞(平聲) 意彩官方登录用作動詞(去聲)
中央 中計,中箭
和平、祥和 和應
空間 間格,間諜
衣服 衣錦還鄉
數字三 三思而行
妻子 妻之
喪事 喪失
當然 當作
應該 反應
名稱 相稱

表1

意彩官方登录用作名詞(平聲) 意彩官方登录用作動詞(去聲)

表2

回顧歷史,當文字大行其道之後,便轉而著重文字溝通,這種四聲轉化的文法法則雖然仍有保存,但亦逐漸沒落,不再應用,甚至連一些古字原有的詞類轉變,也視而不見,字義因而流失,引起誤解。

如《道德經》63章『大小多少,報怨以德』。當理解到春秋末封建制度下的社會狀況後,了解到這『怨』字不是指個人恩怨而是指民怨,而『德』字是指政權履行其照顧人民的社會責任,又其中所謂『小』,是指社會地位卑微的低下階層,『少』字是他們勞力所得少,才推斷出『大小多少』中的『大』字與『多』字是動詞。『大』是指提升當時低下階層的社會地位,消除階級觀念,邁向平等。『多』是指不再抽重稅,還原人民應有的那麼多的勞動所得。貫徹中國古代文化『德』字的「權力社會責任」理念。而『大小多少』一語若按慣用的形容詞來理解,『大小多少,報怨以德』是沒法解得通順的。

三)保存古文字義

《道德經》16章有『萬物並作』,37章有『化而欲作』,到底這兩句中的『作』字作何解呢?粵語便有答案。這『作』字並不同於2章『萬物作焉而不辭』中解作勞動的『作』字,而是指「醞釀」。

粵語便有「作動」,指孕婦快要臨盤前的下盤陣痛,醞釀快要生產。「作病」,指身體開始感覺不息前的不舒服感覺。「作怪」,罵小孩子有些異常表現,可能會作出一些頑皮事來。「作死」,與「作怪」差不多,像在找死。

16章『萬物並作』是指作「前邏輯思考」開始時,心靜下來後,醞釀『沖氣』的過程,自然引導下意識訊息『氣』走進腦海。

古文中,『變』是指量變,『化』是指質變。37章的『化而欲作』,是指社會有跡象顯示壞的質變開始醞釀,下一句『吾鎮之以無名之樸』,便說在這時候,要作「前邏輯思考」,用創新思維來化解這種質變,讓社會回復自然狀態。因篇幅有限,下句留待日後再作詳解。

最後總結一句,認識到單字詞原則及四聲詞類用法後,便意識到了解上古時代文化,必須要將現代中文字用法的固執拆除,解開文字的束縛,才可方便閱讀古文真正所表達的意思。這便是老子所謂『致虛極,守靜篤』,排除固執,心靜下來後,由二維思考立體化,擴闊到三維思考,真正與古人溝通。

整個理解過程,都是用「前邏輯思考」靜心體會出來。本文指出的只是剛發現的一部分,可能還有未發現的仍隱藏在其中,這些隱藏的資訊便是『氣』。明白到這個道理,又怎可以隨便把方言毀諸一旦呢!

保留粵語,尊重方言,並不是一個感情的問題,而是一個很實在的文化傳承問題。

註:原文於2018-05-06登於《眾新聞》網頁『粵語有助認識古代文化』

發佈於

漢語尋源問四聲

意彩官方登录:曹鴻輝

語言一直都是自然發展、演變及變化,近日忽然無風起浪,有言論說甚麼香港人的母語不是粵語,而是「漢語」,頓覺突兀,有些不太自然,有必要對漢語、方言、母語等詞彙加以了解,並從文化中尋根,便可明白香港人的母語就是粵語,同時,粵語之於文化,是應該保存。

近代學者研究文字四聲,都用音韻學角度來推斷四聲歷史。清孔廣森有「古無入聲」說。及後,段玉裁首倡「古無去聲」說,認為周秦漢初,聲調只有平上入,沒有去聲,直到魏晉才產生去聲。江有誥起初認為古無四聲,但後來斷定「古有四聲」。黃侃提出「古音兩聲」說。王力同樣承接段玉裁的觀點,在「古無去聲」說的基礎上提出「長入短入」說。胡安順則上接江有誥、王念孫、周祖謨的觀點,主張「古有四聲」,其主要證據就是《詩經》用韻的嚴格統計。

無論這些學者推斷「古有四聲」抑或「古無四聲」,綜觀他們的論述,都集中在行文寫字、或作詩填詞作為論理基礎,都忽略了語言的重要功能就是溝通,忽略了『四聲』有其文法上的重要性。『四聲』受文人注意,只是魏晉南北朝時候開始。

北宋〈太平御覽。敘文〉便有記載,『《齊書》曰:陸厥字韓卿。少有風概,好屬文。時盛為文章,吳興沈約、陳郡謝朓、瑯琊王融,以氣類相推轂。汝南周颙善識聲韻,約等文皆用宮商,將平上去入四聲,以此制韻,有平頭、上尾、蜂腰、鶴膝,五字之中音韻悉異,兩句之內角徵不同,不可增減,世為「永明體」』。南朝齊人陸厥初談四聲,就是從行文的角度作專論。

按清朝〈康熙字典。音部〉「韻」字目中便說『自晉以後,音降而爲韻矣。至韻書之最古者,莫如魏李登《聲類》,晉呂靜倣其法作《韻集》,齊周顒始著《四聲切韻》,梁沈約有《四聲》一卷,隋秦王俊有《韻纂》,陸法言有《切韻》,至唐孫愐《唐韻》出,而諸書皆廢』。自魏晉起文人開始注意文字聲韻,之後韻書陸續出現,下開唐詩宋詞元曲等韻文的新風尚。近代學者就是在這種局限環境中,研究音韻學,就算知道有四聲別義等其他功能,亦不以為要,所以對『四聲』的論述,並不全面。

東漢王充〈論衡。對作〉說『倉頡之書,世以紀事』,中國文字,初時只是為紀政事而創製,言下之意,文字創製之時,口語表達的語言已經存在,而且更源遠流長。事實上,自然界中不論飛禽走獸,大都以聲音表達意思或溝通,更何況是人類。軒轅黃帝前,頗具規模的農業社會早已形成,人與人之間交往,所表達的事情已複雜,以口語作為溝通工具,文法應該已經非常健全。

南北朝梁朝劉勰〈文心雕龍。聲律〉說『夫音律所始,本於人聲者也。聲合宮商,肇自血氣,先王因之,以制樂歌。故知器寫人聲,聲非學器者也』。劉勰亦理解到『四聲』早於帝王時代出現之前已存在,之後才有『五音六律』制樂。而史前『四聲』的存在,四聲別義及四聲詞類轉變,自然是文法的一個重要構成部分,亦由此而論證中國「古有四聲」。所謂『肇自血氣』,即是發自內心而表達出來,因而成聲。

之前《太平御覽》記述《齊書》的一段文字中,說『約等文皆用宮商,將平上去入四聲』。其中的『將』字,習慣了四聲詞類轉變後,一望而知便是動詞,讀去聲如將領的『將』,作領導解。此句意謂沈約行文有音樂性,用『五音』來帶領著平上去入四聲。這亦足以表明『四聲』是有音階差別的,並可隨心使用不同詞類來表達文意。

四聲別義及四聲詞類轉變,是古文文法的重要一環。粵語保存了中國古代『四聲』特質,這一文化內涵,使廣東人對四聲別義及四聲詞類轉變比較敏感,方便對古文字的理解,方便對古文化有更加深入的研究。這便是粵語之於傳統文化的重要性,應該得到尊重和保存。

其實中國古代對發聲早有研究,〈黃帝內經。憂恚無言〉便說『喉嚨者,氣之所以上下者也。會厭者,聲音之戶也。口唇者,聲音之扇也。舌者,聲音之機也。懸壅垂者,聲音之關者』。所謂『律』,即是定音或音高(Pitch)。所謂『音』,即是音階(scale)。所謂『聲』,即是音色(Timbre or tone color),即是發聲器具所發出的獨特音質,使人分辨所發出聲音的本質,如琴聲、簫聲、人聲、貓狗聲等,在於口語的『聲』,即是如唇齒等所形成的聲,『聲』配上『五音』便是『五聲』,使人明白每個發音的文意。

甚麼『五音六律』,古書記載甚詳。〈周禮。春官宗伯〉說『大師:掌六律、六同,以合陰陽之聲。陽聲:黃鐘、大蔟、姑洗、蕤賓、夷則、無射。陰聲:大呂、應鐘、南呂、函鐘、小呂、夾鐘。皆文之以五聲:宮、商、角、徵、羽』。

〈史記。律書〉說『律數:九九八十一以為宮。三分去一,五十四以為徵。三分益一,七十二以為商。三分去一,四十八以為羽。三分益一,六十四以為角。黃鐘長八寸十分一,宮』。六律如『黃鐘』等的定音是可知的,在特定管徑下,管長『八寸十分一』所定的音是『黃鐘』。『五音』音階是音的關係,以『黃鐘』為『宮』,用三分損益而生『商、角、徵、羽』,用西方樂理可更方便說明,『宮、商、角、徵、羽』,即是「do, re, mi, so, la」。而『黃鐘』定音後,用三分損益法便可產生十二律,這只是一般物理知識而已。

〈黃帝內經。脈要精微論〉說『與天地如一,得一之情,以知死生。是故聲合五音,色合五行』,『五音』入言是人的自然性情所致。〈黃帝內經。鍼解〉說『五音一以候宮商角徵羽,六律有餘不足應之』,音頻頻譜是連貫的,『五音六律』以外的音,便是走音,不能入言,會令人難以理解或產生誤會。另外,〈黃帝內經。九鍼論〉說『五者,音也。音者,冬夏之分,分於子午,陰與陽別』,口語中聲調有陰陽,亦早已存在。不過要指出,《黃帝內經》所說的『五音六律』,是關乎人體疾病診斷,但理論與語言文化同源,同出一理。

五聲音階是音的關係,當『宮』音定了,即平聲定了音,四聲才能夠確定。懂打曲的人便明白,平聲字與其他平聲字之間沒有關係約束,接續的平聲字或用平聲字重新起句,可選用別的音階,不受太大限制,仄聲則不可。平聲字定了,仄聲才能辨明,一切可用聽覺接受程度來判別。廣東人在這種帶有『五音』的母語環境中自幼成長,對『五音』是非常敏感的。小孩上學時,若老師單憑英文拼寫來自忖班上學童的名字時,若『五音』或『四聲』不對,小孩便會立刻大笑起來。這便是傳統和文化了。

粵語保存古四聲特點較多,若談陰平陽平,音高相差六度(至八度),普通話陰平陽平相差只有二度。粵語陰平與陰去相差下行三度,陽平與陽去上行二度,而普通話陰平與去聲是相同音高。基本上普通話『四聲』的『五音』已不整,較不受音階約束,所以用普通話填入曲譜較容易,而粵語『四聲』仍受『五音』約束,所以粵語入樂難度較大。正如《齊書》談沈約一樣,粵語仍然保留『皆用宮商,將平上去入四聲』這一漢語文化傳統。而普通話的『四聲』,保留了『四聲』之名,卻與傳統『四聲』有很大出入,談『四聲』只著眼於送氣清濁徐促,很少談音高。傳統『四聲』在北方語系中失傳,相信是受北方外來文化所影響。『五音』入『四聲』是中國固有文化特質,通於古今,所以粵語是不能廢。

最後,現時把官話稱為「現代漢語」,給「漢語」一詞一個新定義,這無不可,但亦要注意傳統「漢語」的定義及對方言的包容和尊重。傳統以來,中華民族各朝代都有「官話」作為官方語言,約定俗成,從來沒有人有異議。而傳統上,「漢語」一詞只是漢族語言的泛稱,包括所有方言。「官話」與方言是共存的。因元明清三代,都定都北京,亦定了用北方話作為「官話」,這種「官話」沿用至今天,只改稱為「現代漢語」而已。而西方所謂的母語(Mother tongue) ,是指自出娘胎所學的第一語言,其實即是方言。沒錯,對外國人而言,香港人的母語是「漢語」,此處「漢語」一詞只是泛稱,而不應是指「現代漢語」,而香港的「漢語」就是方言粵語,所以香港人的母語是粵語。

 

註:原文於2018-05-29登於《眾新聞》網頁『漢語尋源問四聲』

發佈於

中國古代的創新思維『聖』

意彩官方登录:曹鴻輝

創新和發明並不是偶然的,也不是必然的,而是人類為求生存,在努力不懈的情況下,在偶然間必然出現,所以發明出現的原動力,就是人類求存。我們生活在現代社會,大量發明改善了我們生活,很多發明都已經習以為常,以為是理所當然。其實很多發明都是前人經驗的累積所得,而在新發明未出現前,從無到有,那種摸索是非常艱辛而漫長。

現在,我們看見一些地方仍用糞肥耕作,以為落後。『區田糞種』是商朝伊尹發明,有了施肥概念,自此農作生產產量才得以提升,在當時可稱為十分先進。同時可想而知,商朝以前的人生活,比想像中還要艱辛。古時,一個社會之所以成為一個社會,多人聚集在一起,必然有利益因素。在科學甚不發達的時代,人類面對環境變化所帶來的危機非常多,人群之中就有人想到應付危機的方法,從而形成領導與追隨者的關係。這便是〈管子。心術上〉所說『德者得也』,中國古代由這種個人能力演變成為權力,而這種權力亦只保留在照顧社會的層面上。

中國上古時代社會,有創新發明的人便被人民追隨為領袖,亦就是所謂『聖人』,而『聖人』作為領袖,具有權力,帶領社會生活,亦形成了『德』的「權力社會責任」文化,以及『一』的社會和諧文化。亦同時由這創新發明思維,重新再理解古代所謂『氣』到底含義是甚麼?

人類社會便是這樣一步一步的走過來。農業革命出現後,古代雖然仍未建立發展出現代科學的基礎,但明白到務農必須要倚靠大自然,同時亦明白到生存要靠自己。憑觀察而整理出一套『陰陽調和』的大自然觀,以及人與大自然的關係,發展成一套完整的和諧理論。同時,了解到思考是如此重要,早已對思考加以理解及詳細分析,並建立了一套非常完整的思考理論,可稱為『沖氣』。

古人一早覺察到天地之間,存在著某些東西,看不見摸不著更不知是甚麼,人必須從五官吸入這些東西,才能活命,而且不止是人,萬物也賴此而生活,於是就稱這些東西是『氣』。這些東西像『米』一樣,是一種養分,又只能以『气』用幾條流線作意會來表達其存在,便有了這『氣』字。

這『氣』並非只是現時我們所理解的空氣這般簡單,當時亦沒有現時的科學分析,所以古時『氣』觀念是包含很多方面。古時人認為人有五官,各必有其功能,這些賴以維生的『氣』從五官吸入,用現代知識來回看古代,可以理解其實『氣』除了空氣之外,還包括食物中的營養,外間各種從感官得來的訊息,體內的身體反應訊息,血液以外的其他生理物質如內分泌及免疫系統等。

古人雖然並沒有用科學分析去建立『氣』的科學定義,只有從大自然觀察中,理解大自然的存在及萬物的存在,是維持著一個平衡或和諧狀態而使然,『氣』就是貫通天地萬物周流的物質,因而建立一套『陰陽調和』的和諧理論,作為思考、養生、社會生存、生態平衡、萬物繁衍的理論基礎,認為大自然萬事萬物的存在就是經常保持著一個平衡狀態。這個平衡狀態便是『一』,亦就是《道德經》39章所說『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寧,神得一以靈,谷得一以盈,萬物得一以生,侯王得一以為天下正』。這平衡狀態亦即是和諧。中國古代的人就用這『一』的和諧思想,體現不執著、人體健康、社會和諧、大自然和諧,以使天地萬物共存。用於人體養生,便發展出一套中醫藥原理。

當了解到古代『氣』字有不同字義,看古書時,在不同語境中,便可知『氣』在其中是何所指,從而可以明白文理。卻因為近代科學昌明,有了空氣的概念,竟又把『氣』字的字義含糊過來。在未有西方科學知識前,古人是十分清楚。

〈管子。內業〉說『凡物之精,此則為生,下生五穀,上為列星。流於天地之間,謂之鬼神,藏於胸中,謂之聖人;是故民氣,杲乎如登於天,杳乎如入於淵,淖乎如在於海,卒乎如在於己』,其中所謂『民氣』,便是養活人民的訊息,即是『以人為本』的經濟生機,這些訊息是從觀察環境而來,所以存在於天地之間,無處不在,且是可以不斷得到啟發而來,所以是無窮盡。

上述〈管子。內業〉前段文字的意思是這樣。『凡物之精』,每一事物都有一些內涵。『此則為生』,而按有用的原則去領略這些內涵,便可以啟發創意,有創新發明。『下生五穀』,從環境中觀察萬事萬物,便啟發發現『五穀』可作維生之用。『上為列星』,從觀天中便啟發出天象的認識。『流於天地之間,謂之鬼神』,大自然中萬事萬物的訊息『氣』就存在於天地之間,是非人力所為的。『藏於胸中,謂之聖人』,只有極具智慧的領袖人物,就能夠吸收這些『氣』,藏於『胸』中,經過『沖氣』過程轉化為創意,造福人群。

中國古代用作思考的運作工具和空間,稱為『心』。即是俗語所謂腦海,但其運作空間是局限,其局限程度,是會影響視覺和聽覺的意識接收能力。《道德經》16章說的『致虛極,守靜篤』,實際意思是說盡量讓腦海騰出最多空間,讓這些『氣』進入,再讓腦海慢慢靜下來,期以出現新思維。所謂『沖氣』,便是思考過程開始時,先讓『氣』走入及充滿這腦海運作空間,所以,若這運作空間越小,可容納的『氣』便越少了。

現在進入了電腦年代,用電腦CPU運算來比擬,會更方便明白。腦海空間相當RAM,意識已建立的訊息是邏輯訊息,儲存在硬磁碟裡,思考運作時,便把邏輯訊息,從硬磁碟中提取,暫存於RAM中,作檢查分析,這時的運算是邏輯運算。若然RAM容量小,運作便會慢,若然RAM中有很多垃圾資料佔據空間,騰出運算的RAM容量便會更小,運算速度會更慢,更有可能會死機。『致虛極』便是把RAM中所有垃圾都除去的意思。

人腦『沖氣』思考的功能比電腦運作更優勝一籌。人感官吸收的訊息,包括意識所感知及未感知的訊息,同樣儲存在硬磁碟裡,當人腦海『致虛極』時,這些『氣』,包括意識所感知及未感知的訊息,同時會走入腦海的RAM中,這時的運作並非邏輯運算,因為這些訊息並沒有邏輯關係。而這時腦海實際的工作,是整合把這些沒有邏輯關係的訊息建立一種關係,讓意識意會,建立新意識。

這些原本沒有邏輯關係的訊息雜亂無章,像一杯濁水一樣,而透過『靜』,雜亂無章的訊息便會慢慢沉澱,正如《道德經》15章說,『濁以靜之徐清』,漸漸這杯水便會注清起來,然後《道德經》15章再說『安以動之徐生』,一幅新圖象便會慢慢地呈現出來,這便是廣東人所講的「心水清」了,而整個要求『靜』的過程,便是『守靜篤』。

其實這一套思考方法,在《管子》中記載更加詳細,稱為『心術』,從雜亂無章的訊息中建立一種『理』來,便就是創意,便就是創新發明,便是〈管子。內業〉說的『藏於胸中,謂之聖人』。

『氣』可以稱為「下意識訊息」,現代術語最接近的可說是「靈感」二字。現代雖然有「下意識」的認識,但是並沒有「下意識訊息」的概念,更加沒有儲存「下意識訊息」的概念了。不過,這種「前邏輯思考」的實際機理,甚至腦部思考實際上是如何運作,現時仍是一個迷。當然,這種「前邏輯思考」能力並非只限於政治領袖才有,是人人都有。

這種「前邏輯思考」能力,在古代便稱為『聖』,具有這種能力的領袖便是『聖人』。能夠把『氣』演化成新思維便是〈管子。君臣上〉所說『合而聽之則聖』。〈管子。戒〉說『靜無定生,聖也,仁從中出,義從外作』,就是說透過『靜』的過程,從而得到解決民生問題的方法,造福社會。而《道德經》81章說『聖人不積,既以為人己愈有,既以與人己愈多』,便具體說明『聖人』運用這種創富思考能力,觀察大環境小環境創造生機,建立良好營生環境,讓人民自己生財,自食其力。

時代雖變,但是人類整體生存的訴求應該不變。古代天然的大環境無常之變是不可抗力,人類仍然可以憑著智慧及創意應變而生存下來,現代社會所面對大環境無常之變只是人為的,人類更應該容易用智慧及創意來面對,這便是新思維的重要。

註:原文於2018-04-12登於《灼見名家》網頁『中國古代的創新思維「聖」』

發佈於

『厚德載物』的「權力社會責任」

意彩官方登录:曹鴻輝

『厚德載物』一語最早見於《周易》,〈周易。坤卦〉說『地勢坤,君子以厚德載物』。『厚德載物』是最流行的書法題詞之一。『厚德載物』一詞現在普遍解作做人要有優良品格,待人要像天地般有所包容。

不過,春秋末以前的文憲及文字記錄,是王室貴族專有專享,民間大多數是不識字的,所以,這些行為準則都是對王室貴族統治階層的要求,作為治國之道,〈管子。法禁〉便說『聖王之身,治世之時,德行必有所是』,其中明顯『德行』是對政權的要求,但若只說優良品格,實在太空洞,所以古代的『德』字必然另有更詳細的解釋及內容。到底『德』字在古代是如何理解的呢?實際上,『厚德載物』的意思是指政權要像天地照顧萬物一樣照顧萬民,讓所有人都可以自食其力,這便是「權力社會責任」理念,《管子》解釋最詳細。

〈管子。形勢解〉說『天覆萬物而制之,地載萬物而養之,四時生長萬物而收藏之,古以至今,不更其道』,先說明大自然養育萬物的事實。其實古代用字並不抽象,意思是實在的,而『天』並不是一種抽象的形而上概念。『天』是指整個大氣空間,『天』在萬物之上所以覆蓋萬物,『天』調和氣候,使『地』營造成供萬物生長的營生環境,讓萬物吸收『地』的養分而生長,這個便是盛載萬物的『器』概念的意象來源。萬物便依著四季變成在地上生長繁殖。

〈管子。版法〉說『法天合德,象法無親』,就是說政權照顧萬民,就要像天地養育萬物一樣,順著四季變化營造一個供萬民可以自食其力的營生環境,同時沒有親疏之別。這便就是中國古代的重要文化『信』,『象法無親』就是《道德經》49章所說『信者吾信之,不信者吾亦信之,德信』,即無論入民信不信任,政權都要保障他們的生活。政權就是要有責任建立盛載入民生活的大器,所以〈管子。版法解〉說『凡人君者,覆載萬民而兼有之』。

但是,政權怎樣可以為人民建立營生環境這一大器呢?古時農業社會,科技並不先進,雖然知道『春生夏長秋收冬藏』這順應四季變化的道理,但是在實際運作時便不是這樣簡單,天氣時有變化,同時,諸侯國佔地近現時半個或一個省,處處地理環境不同,人口甚眾,上過百萬,農業社會並非全部人口耕作,春秋時已分『士農工商』,即是務農以外,還有人生產工具器械,有人行商處理各地物資交易,另外有人作運作管理。其中以農業生產最重要,〈管子。國蓄〉說『五穀食米,民之司命也』,糧食是重要維生物資。政權建立及維持一個營生環境,就是要建立一個經常性的觀察制度,收集各種不同資訊,預測或及早發現問題,及早解決,又或用作改善生產。

這種觀察制度整合出一種思考方法,稱為『心術』。中國古代以『心』作為用作思考的器官,而一個社會,人君就是社會的『心』,即是政權的位置是負責思考處理和解決社會問題,而重中之重的社會問題就是人民生活。收集得來的這些資訊只是原始資料,同時資訊並不是定形,是變化多端,要靜心才可以覺察其中重點。〈管子。心術下〉說『形不正者德不來,中不精者心不治。正形飾德,萬物畢得。翼然自來,神莫知其極。昭知天下,通於四極。是故曰,無以物亂官毋以官亂心,此之謂內德』。其中『正形飾德,萬物畢得。翼然自來,神莫知其極。昭知天下,通於四極』,便是指觀察及靜心之後而有所呈現。而『形不正者德不來,中不精者心不治』說,思考還要有『正』這一公正原則,否則心思是不會靜。最後『無以物亂官毋以官亂心,此之謂內德』,還要擺脫各種干擾,才能夠心靜而有所得,這便是『德』。所以〈管子。心術上〉說『德者得也』。

到底思考些甚麼呢?《管子》便有具體說明,〈管子。五輔〉說『辟田疇,利壇宅,修樹蓺,勸士民,勉稼穡,修牆屋,此謂厚其生。發伏利,輸墆積,修道途,便關市,慎將宿,此謂輸之以財。導水潦,利陂溝,決潘渚,潰泥滯,通鬱閉,慎津梁,此謂遺之以利,薄徵斂,輕征賦,弛刑罰,赦罪戾,宥小過,此謂寬其政。養長老,慈幼孤,恤鰥寡,問疾病,弔禍喪,此謂匡其急。衣凍寒,食飢渴,匡貧窶,振罷露,資乏絕,此謂振其窮。凡此六者,德之興也』,要思考的,就是解決民生問題的六個方面。一、『厚其生』:居住及生產,二、『輸之以財』:交易及物流,三、『遺之以利』:維護社會基建,四、『寬其政』:待民從寛,五、『匡其急』:體恤孤寡老弱,六、『振其窮』:救助窮困。『凡此六者,德之興也』,就是建立一個營生環境的基本工作。所謂『厚德』,便就是政權本著照顧人民的社會責任,營造一個良好營生環境。

〈管子。兵法〉說『養之以德,則民合』,政權能夠建設好一個營生環境,使萬民能夠養活自己,才能夠得到人民的支持,政權空喊社會團結是沒有用,做實事才是重要,『凡此六者,德之興也』雖然是兩千六百多年前的標準,但放於現代仍然不過時。而政權之『德』,營造營生環境,可以給「權力社會責任」一個明確的定義。這政權之『德』,同樣也就是《道德經》51章說『道生之,德畜之。長之、育之、亭之、毒之、養之、覆之,生而不有,為而不恃,長而不宰,是謂玄德』中的『玄德』。《道德經》分上下兩篇,38章至81章稱為《德經》,便是詳細解釋這「權力社會責任」觀念了。

〈管子。版法解〉說『天覆而無外也,其德無所不在;地載而無棄也,安固而不動,故莫不生殖。聖人法之,以覆載萬民』。其中『天覆而無外也,其德無所不在;地載而無棄也,安固而不動,故莫不生殖』,最清楚說明大自然營造一個營生環境,讓萬物可以在其中生長繁殖。『聖人法之,以覆載萬民』,亦最清楚說明政權效法大自然營造一個營生環境,讓萬民可以在其中生活繁衍,整個就是〈周易。坤卦〉『厚德載物』的真正概念。而『聖人法之,以覆載萬民』這政權像大自然般照顧萬民的政治觀,便就是老子說的『道法自然』。

中國古代很多重要文化或觀念,撥開文字的蔽障,還原其原來面目後,發覺放於現代仍然適合。『厚德載物』可以作為政權施政能力及施政得失的檢視標準。

註:原文於2018-03-08登於《灼見名家》網頁『厚德載物的權力社會責任』

發佈於

自立與教育

意彩官方登录:曹鴻輝

在大自然中,自立是萬物最基本及最重要的生存方式。天地之間,大自然會營造出萬物可以生活及生存的空間和條件,讓萬物自立,讓萬物可以自食其力,與此同時,大自然是不會居功,不會藉此來管束和控制萬物如何活動和生活的。人類是所謂萬物之靈,乃萬物之一,理應同樣也要自立,也享有平等自由地生活的權利,這便是《道德經》說『道法自然』的人類自由平等原則了。

《道德經》說的『道法自然』,可是一種可讓人人自立的社會制度,其中所謂『道德』,最重要一點就是『遵道而貴德』,在於社會,即是「權力社會責任」保障「基本人權」。然而『道法自然』在於個人,當個人的「基本人權」受到保障之同時,他亦要負起應有『遵道而貴德』的社會責任,人人自立的機會受到保障,自己亦要負起自立的責任,自己享有的自由受到保障,亦有責任確保他人也享有同樣的自由,這亦是平等的基礎。簡單地說,即是自立是每一個人的權利也是責任。

在於教育,目的就是培育兒童及青少年自立。現今『學而優則士』式「教育」,原本只是過往朝廷挑選民間人才出士的辦法而已,最壞方面是完全沒有培育人自立的觀念。在香港,英治時代的會考,用意亦一樣,主要是吸納人才入職政府,五科合格只是入職基礎,根本不能作為評定接受教育的基準。

教育目的在於培育青少年成長自立,其中應有四個原則:一)培養謀生技能;二)培養吸收知識;三)培養獨立思考;四)培養投入社會時應有的社會意識。所謂『壯有所用』,成年自立,就是做一個有用的人。

吸收多少知識、思考力及社會意識都是不能用考試來評定,只有謀生技能才應該用考試來評定熟練程度,而偏偏現時中學階段教育並不重視謀生技能的培養。而大學與中學的目標根本不一樣,不應當作階段性連接,大學應該重回作為研究場所的功能,應該自行負責招生。

現行傳統『學而優則士』式教育觀念,一直都只是以服務政權為首要目的,從來沒有培養青少年自立理念,所以帶來不少問題,諸如學歷歧視、沒謀生技能等,而考試其實只是政權控制人民的手段,大大浪費了適齡學生真正求學的寶貴光陰。傳統儒家式「教育」,名義上是「教化」如何「做人」,實際適得其反,還帶來學歷歧視、知識歧視、尊卑歧視、雅俗歧視、職業歧視,難怪中國人的歧視觀念如此嚴重。

很多事情習以為常,『善復為妖』,情況轉變了也不自知。如免費教育,由政府撥出經費,看似福澤市民,但在管教的大前提下,發展至今,因為對資助的倚賴,教育制度反而變成政府控制市民的工具。我們應該要重新思考教育的意義,擺脫學歷作為階級身份的觀念,擺脫考試作為平定等第的枷鎖,擺脫對政府資助的倚賴而招致政府的控制,擺脫學校就是對的的「正確」思想管教,讓年輕人能夠獨立思考,成長自立。這樣子,年輕人才會愉快學習,才會有自己的前途目標,才會有自己的人生規劃。

老子提出『道法治然』,主要是要求政權主理政事,像天地一樣,只在於營造營生環境,讓萬民可以自立生活,『衣養萬物而不為主』,讓人人自我負起養活自己及其家庭的責任,『百姓皆曰我自然』。學校是培育孩童成年成長的場所,亦應該同樣營造一個學習的營生環境,在一個自由空間中,培養學童有自立的意識和能力,這才是真正的『春風化雨』。

大自然中,萬物成長自立,是一個很重要的命題,這是萬物的生存權,人類亦應如此。那麼,教育應該在學生求學時期,就應該培育他們起碼的謀生技能。老子說『虛其心、實其腹、弱其志、強其骨』,我們要培青少年腳踏實地,要他們自少好好鍛煉謀生基本工夫,不要老是向他們灌輸高增值思想,不要老是向他們強調飛黃騰達的所謂成功。

同時,人是會一生不斷學習的,應該加強持續教育機會,在年輕人投入社會後,讓他們可以有加強專業、開拓新方向及新發展的機會。要是年輕人擁有謀生技能,有自立的本事,而社會上又確保有謀生空間,確保有新發展的機會,這樣子,年輕人便會自然地建立起自信,可以自立,根本沒有廢青這回事。

註:原文於2018-01-25登於《灼見名家》網頁『自立與教育』

發佈於

為香港把脈

意彩官方登录:曹鴻輝

香港走上港人治港的路已二十年。二十年過去,香港有很多方面不斷創新高,財政儲備過萬億創新高,樓價創新高,但反影貧富懸殊情況的堅尼系數也創新高,最不堪的是,香港有那麼多錢,仍然由原來一個自立的城市,變身而成為一個倚賴的城市,前景越多越不明朗,而且社會民生問題越多越嚴重,社會撕裂變得激烈,政治爭拗不斷,民間更出現對抗性陣營。很多人都希望社會各方放下爭拗,集中解決經濟民生問題。但是,政治爭拗與經濟民生根本是糾纏不清,就像雞與雞蛋的關係,到底是有雞先抑或是有雞蛋先呢?有人說香港存在深層次矛盾,那麼這深層次矛盾到底是甚麼?是否需要靜下來看一看。

〈黃帝內經。脈度〉說『五藏不和則七竅不通;六府不合則留為癰。故邪在府則陽脈不和,陽脈不和則氣留之,氣留之則陽氣盛矣。陽氣太盛,則陰不利,陰脈不利則血留之,血留之則陰氣盛矣』。香港現時正是『五藏不和』、『七竅不通』、『六府不合』,我們需要為香港把脈,找出病灶,對症下藥,調和陰陽,調理身體,使香港回復健康,才可以有基礎談發展攪經濟攪民生。否則,病灶不明,空談經濟民生,都是徒然。

香港染病,用中醫角度來為香港把脈,便方便理解。〈黃帝內經。六微旨大論〉說『帝曰:何謂邪乎。歧伯曰:夫物之生從於化,物之極由乎變,變化之相薄,成敗之所由也』。香港社會的『邪』,就是地產市場,沒有節制地過度膨脹所致,由居住需求之『化』而『生』,由追求增值之『變』而『極』。地產市場的『極化』而造成社會壟斷。

香港經濟動力有所謂四大支柱六大產業,然而,四大支柱六大產業並不包括地產發展,地產發展並不是香港經濟支柱,卻因為長久以來土地及房屋政策出現偏差,致使樓價及物業租金異常不合理地偏高,嚴重影響其他產業發展的成本計算,嚴重損害營生環境,並繼而造成財權壟斷。

〈黃帝內經。脈度〉說『五藏不和則七竅不通;六府不合則留為癰。故邪在府則陽脈不和,陽脈不和則氣留之,氣留之則陽氣盛矣。陽氣太盛則陰不利,陰脈不利則血留之,血留之則陰氣盛矣』。地產市場『極化』壟斷社會,就是『邪在府』,造成脈胳不通『陽脈不和』,『陽脈不和則氣留之』,社會賴以養生的養份便不能暢通地輸送到每一個角落,『陽氣太盛,則陰不利』,使很多人得不到滋養,『陰脈不利則血留之』,因此而形成『癰』,出現各種社會問題。而整個病變由起首至成『癰』的過程中,最嚴重是政府的失誤,沒有『心』的思維,不能施政『以人為本』,做不到『樸散則為器,則為官長』,使『五藏不和』,不能好好發揮『官』功能,無法替社會內閱觀察社會問題先兆,繼而『七竅不通』,再不能外閱審視社會各種亂象,變成『物過而目不見,聲至而耳不聞』,有如目盲耳聾一般。

『官能』是一種失傳已久而又非常重要的政治文化。中國古代的陽陽理論,把社會比之於人體,在於人體而言,〈黃帝內經。官能〉說『明於五俞徐疾所在,屈伸出入,皆有條理。言陰與陽,合於五行,五藏六府,亦有所藏,四時八風,盡有陰陽。各得其位,合於明堂,各處色部,五藏六府』,人體內各個器官,都有其個別觀察功能,主要是觀察體內陰陽是否失衡,所謂『屈伸出入,皆有條理』,就是審察營養是否周行全身,社會亦然,『言陰與陽,合於五行,五藏六府,亦有所藏』,說明這些監察工作,就是『五藏六府』的職能。『各得其位,合於明堂,各處色部,五藏六府』,而各個器官,功能不一樣,各司其職。

在於社會而言,〈管子。心術上〉『心之在體,君之位也。九竅之有職,官之分也。耳目者,視聽之官也,心而無與視聽之事,則官得守其分矣。夫心有欲者,物過而目不見,聲至而耳不聞也,故曰:上離其道,下失其事』,『官能』就是觀察社會上陰陽失調的一種『官』功能,所謂社會上陰陽失調,就是指貧富懸殊。所謂『耳目者,視聽之官也』,『官』就像耳目一樣,觀察社會。社會失衡現象,要有『以人為本』的敏銳觸覺才可以注意到,否則,便會『物過而目不見,聲至而耳不聞也』。歸根究柢,都是領導的問題,領導思維『以人為本』,便會上行下效,否則,便會『上離其道,下失其事』,所以『君』的思維是非常重要,『君』要是『以人為本』,便可以領導官員理政,正如老子說『樸散則為器,則為官長』,這時候的政府,便可以做到〈管子。五行〉所說『然後具五官於六府也,五聲於六律也』。

香港有很多問題,已是習非成是。就拿儲備過多來說,已可以看出社會不寧的端倪。〈管子。權修〉說『凡牧民者,以其所積者食之,不可不審也。其積多者其食多,其積寡者其食寡,無積者不食。或有積而不食者,則民離上;有積多而食寡者,則民不力;有積寡而食多者,則民多軸;有無積而徒食者,則民偷幸;故離上不力,多軸偷幸,舉事不成』,便說明儲備與民力的關係,政權積財過度是有問題,『有積而不食者,則民離上;有積多而食寡者,則民不力』,政權積財太多,只反影出民間所得者少,人民就會有離心,就不會進取工作。

老子說『長而不宰』,政府並不是管家角色,量入為出的原則,不在於計算政府庫房收支平衡,而是要整個社會計算,這個出與入是否能夠促進財富在運轉中流遍社會每一個角落,否則,儲備無論過多過少都會產生社會問題,『故離上不力,多軸偷幸,舉事不成』,社會出現問題,施政必會出現困難,萬事不成。

老子說『聖人不積,既以為人己愈有,既以與人己愈多』,政權是不需要有大量積財,但就是要有生財能力,而這生財能力,是用來創造謀生機會,讓人民可以謀生生活,政權的生財能力越大,人民的獲益越多,民間獲得的財富越多,便越顯得政權越富有。香港市民無法全面自立謀生,政府縱然有萬億儲備又有何用。政權只要做到『以人為本』,藏富於民,社會就不會怨氣沖天。

註:原文於2018-01-17登於《灼見名家》網頁:為香港把脈

發佈於

香港政治困局的深層次矛盾

 意彩官方登录:曹鴻輝

政治理念的根本,我們燦爛的中華文化早有說明,『政者正也』,『政』就是政權運用權力來維持一個公平公正的社會,『正善治』,『治』就是人人安居樂業社會安寧。老子說『無狎其所居,無厭其所生』,人人有可以安居的合理居所,有可以安穩生活的工作,社會才算是公平公正,這便是『以人為本』政治。『無狎其所居,無厭其所生』,讓人人都可以安居樂業,便就是要營造好一個良好的營生環境。一個良好的營生環境,就是可以確保人人都有其謀生空間。

老子說『道生之,德蓄之,物形之,勢成之』,就是說萬物之所以生長,是有賴一個生長環境,人類社會亦然,人類生活亦是需要有賴一個良好的謀生環境,大自然中萬物成長,有賴大自然營造環境,而人類社會,就要由政權去營造環境,這便是《道德經》所帶出的「權力社會責任」保障「基本人權」道理,即是『以人為本』施政方針。

可惜,從一眾官員說話中,「政治」兩字,只變成權力鬥爭的代名詞。香港特區政府施政,就是欠缺『以人為本』政治理念,只知政治就是權力,只知管理,老子說『長而不宰』,政府是要帶領人民生活,而不是只管理著一盤數,對社會發生的問題則置身事外。在不察資本主義的經濟理念出問題的前提下,特區政府只以為大興基建,攪好營商環境,經濟便會有起,民生問題便會解決。但是營商環境並不等如營生環境,在自由市場理念下,所謂攪經濟攪活營商環境,只有照顧大企業,並沒有攪活營生環境理念。要明白,自由市場發展至極端時,財權坐大,反而會不斷吞噬原有的營生環境,使市民賴以維生的謀生空間不斷萎縮,導致民不聊生,所以施政向商界傾斜就使人有官商勾結的感覺。

其實,特區政府堅守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原則,放縱了市場,變相使主理經濟民生的責任假手於財權,繼而變成對財權的倚賴,於是特區政府應有的公平施政權力便受到財權制肘甚至架空,無法再施為,正如管仲所說『二君二王』,出現了兩個權力中心。政權擁有照顧社會的權力,在土地使用及經濟民生事務上,不應該向財權妥協,更不應該哀求,經濟不前的責任不應諉過於市場。政府的責任是要建立並確保一個人人都能謀生及生活的營生環境,而不是只是營造一個給商家謀財的營商環境。政府施政,責任是全力協助人民生活,並非全力協助財權賺錢,否則,政權反而變成財權的附庸。管仲說『非君之所賴也,君之所與』,政權是不須依賴財權,其實財權的財富根本是政府政策所造成,所以在社會『鈞羨不足』時,政府是有責任檢討自己的政策的。

老子說『其政察察,其民缺缺。禍兮福之所倚,福兮禍之所伏,孰知其極,其無正』,說社會問題惡化,主因是執政者施政不正,數千年來都是同一道理,施政者應該引以為誡。基本上,自回歸後具體政策之失誤,已廣為人談論,問題在於欠缺『以人為本』原則及沒有營造營生環境理念。特區政府從來沒有提出營生環境的討論、沒有定立營造營生環境的政策、沒有建設營生環境的議案提交與立法會,甚至可能沒有營生環境這一概念。

建制派不察資本主義的經濟理念漏洞問題,只有全力支持政府施政,空喊先攪好經濟民生事務,實際上適得其反,加劇社會矛盾,就算對特區政府施政有不滿,他們都要順從。泛民主派亦不察資本主義的經濟理念漏洞問題,沒有創立營生環境理念,只知爭取更多公帑支配權來支助弱勢社群,因而衝擊政權。事實上,就算泛民主派爭取得到政府同意,多些照顧弱勢社群,在沒有新經濟方向下,施政政策仍然只會原地踏步,公義一樣沒有著落。

回歸後,特區政府只著重營商環境而忽略營生環境的建設,使營生環境不斷受壓縮,使謀生空間及謀生機會不斷減少。弄致貧富差距越來越大,社會問題越來越嚴重,年輕人越來越沒有前景,是不爭的事實,每年都有多個組織做調查分析,所得數據一直變差,可以說明一切。營生環境萎縮所帶來社會要承擔的社會成本,無法由營商環境所帶來的稅收可以補償。而同期間社會抗爭不斷升溫,與營生環境轉差貧富差距擴大有一致性發展,從回歸初時的議會內理性討論、非理性爭吵、吵鬧抗爭、搗亂性抗爭、議會內拉布,以至近年議會外街頭抗爭、衝擊立法會、在高官出席場合生事、佔領中環事件、以及新春旺角騷亂、本土意識抬頭,情況越來越嚴重,都是與民怨不斷加深成正比所致。

執掌政權的人其位置在社會中最特別,就是要負起照顧社會的責任,『政者正也』,施政必須公正,如何才算公正呢?就是社會各階層所有人都能夠生活,執政者最大的承諾就是確保社會所有人都能夠謀生,老子說『夫輕諾必寡信,多易必多難』,若然弄到民不聊生,人民無法生活,社會抗爭便會出現,若不從淺易初時解決,社會問題便會越演越烈,所以老子跟著說『是以聖人猶難之,故終無難矣』,真正的領導人會懂得從問題根本入手,馬上解決問題,便再沒有解決不了的社會問題了。

香港有必要重新深入了解民怨的深層原因,民怨惡化至社會抗爭,無非是為求公義,爭取社會能夠公平公正,那麼施政只要確保有一個公平公正的社會,挽回公義,民怨便會自然化解,抗爭亦會消失,這才是『挫其銳,解其紛』的態度。社會問題的根本,就是生活,所以老子說『報怨以德』,以履行「權力社會責任」來化解民怨,使人人都有謀生空間,人人都能生活,這樣才會社會安寧。

香港營生環境及謀生空間不足,是資本主義市場極化所導致,這才是社會不和的深層次矛盾,現在覺察了,便容易找方法解決。老子說『其政悶悶,其民淳淳』,要是政權施政『以人為本』,便不會有社會抗爭。同時,所有民怨的根本訴求是尋求公義,只要公義得到彰顯,民怨便會化解。以後評定政績,應該不再在於興建多少基建大工程,而在於人人均可以安居樂業的程度。談政績,甚麼基建甚麼措施都是假,人人可以安居樂業才是真。人人安居樂業,才會有真正的社會和諧。

註:原文於2018–01-30登於《灼見名家》網頁:香港政治困局的深層次矛盾